当前位置: 首页 >矿山概览 >

战略性矿产资源:不可忽视的安全保障

发布时间:2020-09-09 09:19:33   浏览量:   发布者:hangye



目前,我国约2/3的战略性矿产需要进口,其中石油、铁矿石、铬铁矿,以及铜、铝、镍、钴、锆等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70%。未来,面对资源家底薄弱、全球市场控制力不足、全球政治格局新变化等挑战,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的供应链安全和运输安全等问题,我国矿产资源形势将更为严峻。

 
 

 

01 现状

 
 
 

 

家底薄弱

紧缺战略性矿产品长期依赖进口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等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我国战略性矿产的需求仍将持续高位,特别是一些用量较小的战略性矿产(如稀土、钴、锂等)需求还将快速增长。

 

2019年,除钨、钼、锑、锡、稀土、石墨等6种矿产外,我国油气、铁、铜、铝、镍等15种战略性矿产的资源储量占全球比重均低于20%,尤其是影响能源安全的石油,储量仅占全球总量的1.5%,煤炭的储量也仅占全球总量的13.2%。从数量上看,我国2/3以上的战略性矿产资源储量在全球均处于劣势。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对矿产资源需求的持续旺盛。目前,我国矿产资源的消费量相当于工业化国家消费量的总和,且我国大部分战略性矿产需求尚未达到峰值。据预测,我国钢铁、煤炭等少数矿产品需求将在“十四五”期间进入峰值平台,铜、铝等大多数矿产品将在“十五五”期间进入峰值平台,锂、钴、稀土等战略新兴产业矿产品需求峰值在2035年后将陆续到来。

 

尽管旺盛的需求推动了一些矿种的开发,除原油、铬铁矿、镍、钴、锆等少数因资源家底薄弱或资源经济性较差影响产量外,我国约2/3的战略性矿产产量总体保持增长态势,但是,原油、铁矿石等紧缺战略性矿产品仍长期依赖进口。2019年,原油、天然气、煤炭、铁矿石、铜精矿进口额约占我国矿产品进口总额的85%。其中,原油、煤炭、天然气进口量分别高达5.1亿吨、3亿吨、1亿吨,对外依存度分别为78%、7%、43%;铁矿石、铜精矿(实物)进口量分别高达10.7亿吨、2200万吨,对外依存度分别为85%、78%。2019年,我国有2/3的战略性矿产存在对外依存度,其中约有1/2的战略性矿产对外依存度超出了50%。

 

更令人担忧的是,2013年以来,社会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信心日渐不足,大宗矿产品产量增速放缓。预计“十四五”期间,煤炭、原油、铁矿石、铜精矿的对外依存度将持续高位。其中,2015年以来,原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年均增长3~4个百分点,照此情形,“十四五”期末我国原油和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将分别超过80%和60%。

 

02 问题

 
 
 

 

透支严重

我国矿产资源供应风险可能持续上升

目前,我国矿产资源供应仍然存在“两个跟不上”的现象,即新增资源储量跟不上储量消耗的增长速度,大宗矿产品生产供应跟不上实际消费增长的速度。

 

一是新增资源储量跟不上储量消耗的增长速度。目前,我国20多种矿产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另有20多种矿产产量世界第二。总体判断,我国大宗矿产产量约占全球总量的40%~50%,而这些产量是由占全球储量不足10%的资源所支撑的。此外,我国钢铁、煤炭产量占全球50%以上,电解铝占全球65%,导致矿产资源储量增长赶不上需求量的增长,资源透支严重。

 

二是大宗矿产品生产供应跟不上实际消费增长的速度。本世纪以来,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驱动矿产品生产和消费快速增长,但是大宗战略性矿产国内生产供应一直跟不上实际消费的速度。例如,2019年我国煤炭、原油、铁矿石(成品矿)、铜矿(金属)产量相比2001年分别增长232%、16%、124%、178%,而它们的消费量却增长了200%~600%,消费增长速度基本是产量增长速度的2倍及以上。

 

三是短缺矿产品进口量增长明显快于消费增长的速度。油气、煤炭、铁矿石、铜矿一直是我国矿产品进口的重点对象。2019年,上述矿产品合计进口额约占矿产品进口总额的85%。据统计,2019年我国原油、铁矿石(成品矿)、铜矿(金属)进口量分别为5.1亿吨、10.7亿吨、2199亿吨(折金属506万吨),与2001年比分别增长750%、1089%、804%,其进口增速则高出消费增速约1~3倍。此外,煤炭、稀土、锡、锑等传统优势矿产,均从2001年的净出口转为净进口。

 

综上所述,我国石油、天然气、铁、铜、镍、钴、钾盐等矿产,国内有效供应能力将长期偏低,在全球局势变幻、部分资源富裕国频繁调整矿业政策等因素的影响下,我国矿产资源供应风险将可能持续上升。

 

03 建议

 
 
 

 

增强自主可控能力

全力保障矿产资源供应和全产业链安全

当前,我们需要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统领,以保障国家矿产资源供应和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为目标,坚持问题导向和底线思维,增强自主可控能力,健全供应链,以提高国内资源保障能力为基础,以提升全球话语权和影响力为重点,通过延长找矿突破战略行动、调整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结构、深化矿业国际合作等路径,全力保障矿产资源供应和全产业链安全。

 

一是继续开展“找矿突破战略行动”,新形成一批资源战略接续区,保障国家资源供应。今年收官的“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发现了一批世界级超大型矿床,但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战略性矿产的大规模消耗将是必然。所以需要保障勘查投入,推进矿种勘查结构调整和勘查布局优化,有针对性地加大油气、锂、钴、离子型稀土等战略性矿产的调查评价力度,兼顾铁、铜等大宗紧缺矿产勘查,努力增加国家资源储量,为建设大型资源基地提供资源基础。

 

二是深化矿业国际合作,构建从供应国经通道国到消费国的供应链保障体系。继续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契机,全面融入国际资源经济新格局。其中,油气方面,要抓住全球能源经济新格局重塑的机遇,建立并巩固中国—俄罗斯和中国—中亚油气的稳定石油供应链,增强贸易体系能力建设,保障进口稳定与运输通道安全;金属矿产方面,需要加强与南美、非洲等地区有关矿业大国的合作,实施核心国家和地区矿业投资保障工程。

 

三是调整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结构,优化区域开发格局,规范空间开发秩序,推进“绿色矿产”勘查开发。以矿产资源区域赋存和资源开发差异性为基础,优化矿产资源区域协调开发格局,构建区域资源优势互补、勘查开发定位清晰、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的区域开发格局。以战略性矿产为重点,在综合考虑资源禀赋、开发利用条件、环境承载力和区域产业布局等因素的基础上,建设一批大型能源资源基地,作为保障国家资源安全供应的战略核心区;加快生产矿山改造升级,建立基于生态文明要求的矿业绿色发展新范式,为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绿色资源”保障。此外,应注重资源的循环利用,有效减缓对原生矿产的供应压力;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推进加工制造业的资源高效利用,优化全产业链结构,并通过技术创新,提高单位能源资源的产出经济效益,通过产业升级减轻资源安全绝对保障的压力。

 

四是加强科技创新,提升矿业产业素质和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利用水平,推进矿业全产业链管理和矿产品生命周期管理。坚持创新驱动,提高深部资源探测能力,建设深部采矿和智能矿山,解决深部开采技术瓶颈;加快海洋资源开发利用技术创新,促进海洋资源开发,全面拓展资源保障新空间。提升国内大中型矿山采选技术装备水平,加强复杂难选冶资源技术攻关,突破一批尾矿等废弃物高值利用技术,着力解决矿山环境问题,将绿色矿山建设与绿色工厂、绿色产品、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等绿色制造体系衔接,促进矿业全产业链监管,提高资源开发利用效率与效益。与此同时,加强非常规、新能源资源开发,推进煤炭清洁生产,积极探索油砂、油页岩、天然气水合物的商业开发,有序降低高碳能源产量在一次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基本要求,推进高技术矿产开发利用,重点加强稀有、稀土、稀散金属矿产勘查开发,并在高新技术和新材料产业方面、传统产业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方面,以及环保产业发展方面开展科技攻关,努力解决矿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五是加强部门协作,增强风险应对和风险处置的协调能力。矿产资源安全供应涉及的风险点多、范围大,需要多个部门协作配合,共同应对并处置化解风险。重点是建立矿产品市场监测体系,完善矿产资源安全监测预警机制,强化矿产资源安全形势分析,提高风险识别和风险应对的能力。实施矿产资源保护与储备工程,建立政府和企业共同参与、采储结合的混合储备机制,建立以产品储备为主、产能和产地储备为辅的矿产资源储备体系。从目前情况看,要重点强化油气和一些用量较小的关键性原材料矿产品的国家安全储备,鼓励企业就铁矿石、铜精矿等大宗矿产品开展商业储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