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全国矿产资源规划 (2016—2020年)(一) - 产业政策 - 河北省冶金矿山管理办公室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监管 > 产业政策 >

全国矿产资源规划 (2016—2020年)(一)

发布时间:2018-03-31 19:01:43   浏览量:   发布者:admin

  第一章 规划基础


  第一节 主要成效


  我国是矿产资源大国,也是矿业大国,已发现矿产172种,探明资源储量的162种,品种较为齐全,勘查开发体系完整,主要矿产品产量和消费量居世界前列。《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08-2015年)》实施以来,找矿不断取得重大突破,资源供应能力明显增强,开发秩序全面好转,矿产资源管理改革逐步深化,管理能力和水平大幅提升,有效应对了国内外环境的复杂变化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影响,为保障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地质找矿取得重大进展。2008年以来,累计投入地质勘查经费8000多亿元,新发现大中型矿产地1708处,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取得重大进展。石油、天然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保持高位增长,北方砂岩型铀矿、页岩气、天然气水合物勘探取得重大突破,铜、铝、铅、锌、金、钨、钼等金属矿产发现一批世界级大矿床,主要矿产资源储量在开采强度持续加大情况下实现普遍增长。完成全国矿产资源潜力评价、矿业权实地核查、矿产资源利用现状调查等三项矿产资源国情调查,摸清了油气和25种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力,掌握了资源开发利用基本情况,完成22种重要矿产利用效率调查评价。


  矿业经济发展壮大。2008年以来,全国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达9万亿元以上,原矿产量累计达700亿吨以上,煤炭、油气、金属、非金属采选及压延加工销售产值累计超过160万亿元。资源税、探矿权采矿权价款和资源补偿费累计收入9000亿元。因矿而兴的城市达到240座,现矿业从业人员1100余万。煤炭、十种有色金属、黄金等产量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矿业经济规模不断增长。


  矿业秩序加快好转。持续整顿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开展全国稀土专项整治等重大行动,强化规划布局和资源开发整合,实现了矿业投资热潮下开发秩序明显好转。全国矿山数量较规划基期减少3.3万个,其中小矿减少2.8万个,大中型矿山比例由7.8%提高到11.6%,违法违规案件总体下降近一半,一批重大矿业纠纷得到协调解决,基本形成规模开发、集约利用、安全生产、秩序良好的资源开发新局面。


  资源环境保护水平稳步提高。推进矿产资源补偿费与资源储量消耗挂钩,组织实施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专项,40个国家级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成效显著,发布160余项矿产资源节约和综合利用标准。全面实施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制度。累计投入矿山地质环境治理资金773亿元,治理恢复面积32.5万公顷。推进661个国家级绿色矿山建设试点,矿业绿色转型升级步伐加快。


  国际合作取得新进展。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矿业合作关系。矿产品贸易保持高速增长,2014年贸易总额达到1.1万亿美元,连续多年占全国商品进出口总额四分之一,2015年因价格因素下降为8000多亿美元,但进出口实物量仍然保持增长。健全境外矿业投资合作支撑服务体系,推动国有企业、地勘单位、民营公司多元投资,与80多个国家和地区合作开展能源资源勘查开发。


  矿产资源管理逐步规范。坚持简政放权,转变职能,持续推进审批制度改革,完善矿产资源分级分类管理制度。健全矿业权市场交易体系,建成296个省级、市级矿业权交易机构。全面实行矿业权有偿取得制度。新疆油气改革试点顺利推进,油气资源领域改革不断深化,页岩气探矿权招标全面推行。坚持阳光行政,完善管理制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勘查开发监督管理体系基本建立。


  第二节 面临形势


  "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产业迈上中高端水平,"四化"深入发展,新的增长动力正在孕育形成,新的增长点、增长极、增长带不断成长壮大,蕴藏巨大需求空间。同时,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国内外资源形势发生深刻变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繁重,矿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和管理改革十分紧迫。国际矿业市场波动加剧,地缘政治日趋复杂,矿业国际合作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


  资源安全始终是国家可持续发展的核心问题。我国资源总量大,人均少,资源禀赋不佳。多数大宗矿产储采比较低,石油、天然气、铁、铜、铝等矿产人均可采资源储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资源基础相对薄弱。当前,我国仍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能源资源需求增速放缓,但需求总量仍将维持高位运行,预计到2020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量约为50亿吨标准煤,铁矿石7.5亿吨标矿,精炼铜1350万吨,原铝3500万吨。受国际矿业市场影响,国内勘查投入趋于下行,增大了我国矿产资源安全供应风险。


  矿业形势深刻变化倒逼矿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受世界经济低迷、需求放缓、能源结构调整,以及前期高强度投资所形成的产能集中释放等因素影响,全球矿产品供应总体过剩,价格急剧下跌。国内矿产品价格竞争力不强,矿业企业普遍经营困难,煤炭、钢铁、水泥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同时,世界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迅猛发展,非常规能源、稀土、铌、钽、锂、晶质石墨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矿产需求逐步凸显,我国相关矿产资源虽有比较优势,但产业发展层次低,资源保护力度有待加强。矿业发展必须适应市场变化,坚持创新发展,加快矿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


  绿色发展要求资源开发利用方式加快转变。我国矿产开发集约化规模化程度不够,小型及以下矿山占比88.4%,但产能占比不足40%。部分矿山采富弃贫、采易弃难,资源浪费现象仍然存在。长年积累的矿山环境问题突出,采矿累计占用损毁土地超过375万公顷。加快转变资源开发利用方式,推动矿业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任务十分繁重。


  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亟待提升矿业国际合作能力与水平。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复苏乏力,国际贸易增长低迷,全球矿业市场更加复杂多变,资源竞争和垄断不断加剧。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产能合作和基础设施、装备制造、国际金融等领域的广泛合作,为我国拓展矿业国际合作提供了新的发展空间和平台。但总体上看,我国企业参与国际矿业市场竞争的能力不够强,配套政策、人才队伍还不能满足矿业全球化和现代化的要求。


  全面深化改革要求加快矿产资源管理体制机制创新。当前,矿业经济下行、企业经营困难、国际竞争加剧,矿业发展的活力动力不足;同时,资源约束趋紧、生态问题突出、民生诉求多元等相互交织,矿产资源管理领域深层次矛盾亟待解决。特别是资源配置政府干预仍然较多,矿业权市场规则不完善,现代矿业市场体系尚不健全,资源开发经济调节和利益分配机制不够合理。随着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入推进,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理顺体制机制,释放改革红利,增强矿业发展活力动力。